《医武兵王俏总裁》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郝启竹的立场
    待得形势铺开,楚渔便是问起了他最为关注的问题“

    高家配合范家,倒是不足为惧,我更在意的是,你如何看待范家有心入驻禾北省一事”郝

    启竹皱起眉头,语气沉重道:“具体情况你我已经分析过了,范家来禾北省发展,对排名靠前的四大家族而言绝对是弊大于利,不过话说回来,范家给郝家开出的条件确实诱人,连我都忍不住有点动心,更别提郝家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了”“

    哦?不知范家给郝家开了什么条件?”楚渔颇感兴趣的问道郝

    启竹看向他,不似说笑道:“范阳表明,只要郝家能跟范家结盟,他们便可以提供巨额资金,帮助郝家在禾北省独霸王座!”楚

    渔明白,郝启竹口中的“独霸王座”,不是说让郝家成为禾北省第一大族,毕竟单从这一点来说,郝家早就已经做到了

    “独”之一字,意在“范郝”联盟,齐力打压唐、王、董、宋四个家族,将其彻底击垮,进而使得郝家能够在禾北省这块大蛋糕上独占七八至

    于剩下的二三嘛……

    自然是归范家和已经“投明”的高家所有了

    “算计的挺好,只不过戏演的太假了点”

    楚渔这般结论,令郝启竹颇感认同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高家原本就占着禾北省一成左右的商业收益,范家如此大费周章的来禾北省发展,最后却甘愿只拿一两成的好处……呵呵,他范家还真把所有人都当傻子耍了?”

    郝启竹点点头,终下定论道:“所以,无论范阳事后会不会找郝家其他人商谈合作事宜,只要最后轮到我这,我肯定是投出反对一票”得

    到郝家下一任当家人的承诺,楚渔也就能够彻底放心下来了当

    然,这并不是说郝家和范家联合起来,楚渔就拿他们没办法了,只不过在“多一个朋友”还是“多一个敌人”的选择题里,他更加倾向于前者唯

    有如此,才能分出心神去应对商界以外的麻烦事“

    合作愉快”楚

    渔举起酒杯,没头没尾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早就看出这小子是个人精的郝启竹,自是不会轻易被他拉入深坑

    “少来,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在你拿出足够让郝家重视的资本之前,我能给予的帮助只有两方面,第一,以个人的名义为你提供一些小便利,第二,尽量避免或者推迟范家和郝家的联盟合作”“

    推迟?你不是说郝家不会跟范家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吗?”蔡欣惑然发问,在“站队”一事上,肩头并未背负太多责任的她,仍是坚定不移的要跟楚渔共同进退

    郝启竹扯起一抹苦涩笑容,十分无奈的向蔡欣解释道:“我是说我不会同意郝家和范家结盟,但如果老爷子对这件事有兴趣的话,哪怕我坐上了郝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也是不得不低头妥协”蔡

    欣正欲继续说些什么,却是被楚渔抬手截下了“姐,姐夫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帮了我不少忙了,剩下的碎石杂草,就让我来动手清理吧”事

    情谈的差不多了,还在举着酒杯的楚渔冲郝启竹努了努嘴说道:“来吧,喝完这杯酒,我马上给你俩腾地方”

    郝启竹微微一笑,举起酒杯和楚渔轻轻相碰

    杯酒下肚,突然间想起什么的郝启竹不禁问道:“刚才谈到王家,我听新闻上说,那一大家子人都负罪潜逃飞往国外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有关王家的真实消息,楚渔甚至都没有跟岳灵婉、薛晴二女提及,就更别提面前这位和自己半生不熟的“姐夫”了

    见楚渔不像装傻,眉头逐渐舒展开来的郝启竹释然感叹道:“管它呢,反正这对所有禾北省的企业来说是件好事,少了个分蛋糕的,你我便是可以多吃上一块”

    “同意”喝完酒的楚渔放下酒杯,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识相点,恐怕郝启竹就真要发飙了“算算今晚剩下的时间,应该足够你们两个好生亲热一通了”“

    胡说什么呢!”“

    滚蛋!”

    这对“有实无名”的夫妻吵了一晚上,终于得以在这一瞬间达成共识

    ……

    晚上九点刚过,回到露天大棚里的楚渔发现,此时居然已经有不少炎黄员工提前退席了

    “喝……接着喝……”

    “喝就喝,谁怂谁他妈就是孙子!”

    “来来来,我陪你们走一个”

    距离大棚门口最近的一张餐桌上,三个大男人坐在一块,手牵手,肩靠肩,卷着舌头唱着酒,哪怕已经快要醉倒在地了,也依旧没有忘记怂恿彼此将杯中酒水灌进对方肚子里

    一路返至“领导席”的楚渔,还没来得及跟赵乙年等人打招呼,便被晃晃悠悠的樊经纬给一把拉了过去“

    董……董事长,今天我……我必须得给……给你提个意见”岳

    灵婉、薛晴、李玉玲、翟梦雅四女,是这桌上所剩不多的“清醒者”,然而面对楚渔求助的目光,她们不仅没有伸出援助之手,反而兴致霍霍的看起来热闹

    无奈之下,楚渔只能任由樊经纬像个小媳妇似的挽着自己胳膊“有什么意见你尽管说,只要我认为是对的,肯定……”“

    少……少废话!先把酒倒满喽……再……再跟我说”唯

    恐天下不乱的赵乙年屁股往后一顶,他坐着的那张椅子便被推开了“来,我给领导上酒”赵

    乙年走到楚渔的座位上,颤着手把酒倒满,看他这德行,明显也是没少喝

    接过赵乙年送来的酒杯,楚渔举着它在樊经纬眼前晃了晃说道:“酒倒满了,现在总可以说了吧?”樊

    经纬虚眯着眼看了一会儿,确定楚渔杯子里有酒后,才露出满意笑容“我……我是想说,你这董事长当的,也忒……忒不上心了点,咱公司电子产品那么长时……时间不出货,你咋就不……不着急?”

    场面无声片刻,楚渔嘴角勾起一抹浅淡微笑

    “因为我相信你,相信你和他们一样,都不会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