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兵》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 惊忆起
    不过郭明看到苓夏现在脸上这样的表情以后,自己稍微沉默了一下也知道,恐怕是自己这些人随意揣测,让人家感觉到十分的无奈。

    所以他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笑容,不过却没有当场点破,毕竟这是自己女儿所认为的事情,自己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直接说破。

    自己女儿认为人家是一个特别厉害的精通医术的世外高人,那就让自己的女儿抱有这样的看法吧,反正也没什么不好。

    同时他心里面也更加好奇了,如果按照自己女儿所说的故事当中,那个人真的是中毒了,那这个年轻人可以一眼看得出来别人中毒,也说明这年轻人十分的不简单了。

    基本上要吻合自己之前的猜测的,恐怕他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这样傻头傻脑的,如果人家真的只是这样,也不会有那样的能力。

    他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判断,觉得这个年轻人应该让自己认真对待一下了。

    同时他心里面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开始做了一番盘算,开始计算这一幕,有没有可能是个年轻人故意布置出来,故意让自己女儿见到他所设计的一个局呢?

    很快经过计算以后,就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小的,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那么这种可能性几乎就可以排除掉。

    如果真的只是偶然和巧合遇到的话,那么这样的情况更加能够体现这个年轻人在这方面的造诣之深。

    而且现在看这个年轻人脸上的反应,感觉他好像根本不是擅长这方面的人,所以才会露出这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擅长做这一方面,可是却有着这方面的知识储备量,这让他觉得很意外。

    要知道自己也是在从事这个行业,虽然凭借自己现在的地位,没必要亲自去掌管什么配方的问题,不过他也知道想要做出一款真正有效的产品,还是需要一些技术与经验的历练和打磨的。

    但是这年轻人居然凭借着所谓的望闻问切,虽然听上去很扯,可是却用这样的方法,确确实实的产生了影响效果。

    就在他心里面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自己女儿的呼唤声才把他拉回了现实。

    然后他心里面有些苦笑,自己真是有些老了,平时自己就算是那有些疑问也会先暂时压下来,不会去考虑的。

    对于自己这样的人而言,做事的效率显得十分的重要,所以他比较注重这方面的问题。

    想不到现在自己的思绪居然会被拉走,导致短暂的失神,没能够注意到场上的变化。

    “这个事情基本就这么敲定下来了,你还有什么不理解或者有些觉得不满的地方,现在可以提出来,我们的方案,还可以进行修改!”

    然后他转过头去,对着苏锦华说道。

    苏锦华稍微愣了愣,没想到这件事情进展这么快,这边才刚刚把事情敲定下来不久,连方案都有了吗?

    这个方案是什么方案?为什么自己到现在都没有亲眼见到过,所以现在的情况自然是让苏锦华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甚至都有点无法理解。

    不过看到对面的人那么认真的样子,苏锦华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法说什么,这时候还是现在是不要说话了,以免引起什么不好的情况。

    似乎是看出了苏锦华心中所想,郭明脸上也露出一些好笑的表情。

    “放心吧,虽然我现在说出这些话可能显得有些仓促,但是我事先是早就已经准备好过的,这一点苏小姐无需担心!”

    他说出这些话以后,苏锦华心里面明显是更加好奇了,自己这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人家就已经把方案什么的全部都准备好了吗?

    这个效率真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让苏锦华现在有点尴尬,也有一点不知道该作何处理。

    但是那边的郭明拍了拍手掌,很快就有人带着一份档案袋走了进来,然后递到了他的手上,恭敬的从这里退了出去。

    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哪怕是苓夏也看的,觉得有点好奇,看样子他们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呀,好像以前很有这方面的经验又或者说这个动作是彩排过。

    不过人家也没那个闲工夫故意彩排这个动作吧?那也就是说以前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了。

    看样子这家伙比自己想的还要有魄力,苓夏脸上也露出了一些好奇的表情。

    “苏小姐,你之前的担心在我看来应该是没有那些必要的,这是我之前找人大概拟定了一份方案,虽然这其中有很多的东西肯定都显得并不完美,但是我想现在大概看一看粗略的样板,应该足够了吧?”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过来要把这个东西递给苏锦华。

    苏锦华哪能麻烦人家主动把这个东西给送过来,所以自己主动站起身,想要把这个东西给接上。

    就在这时苓夏却主动站起身来,率先一步走到了郭明的面前,然后还是比较尊重他的,用双手接东西的方式把这个东西接到手里面。

    因为苓夏感觉到了苏锦华的动作,她大概想了一下,觉得现在这个场合苏锦华一定是精神比较紧张的。

    这个接东西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很严肃的事,自己就帮人家代劳就可以了。

    郭明对这个动作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多的感觉,只是在苓夏接东西的时候,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这家伙。

    这一夜苓夏也抬起头来跟他对视了一下。

    两个人之前已经对视过无数回,甚至也有很多次对视的时候之间相隔的距离比现在还要近。

    但是在那些情况下,光明最多也只是觉得这家伙有点脸熟,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一直没有确切的想起来过,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在两个人对视的这一眼的情况下。

    他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太一样,觉得苓夏这张脸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后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化。

    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想起来这张脸自己在哪见过了。

    很多时候可以去想的时候未必能够想明白,但是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却是能够想得一清二楚。

    他想起来自己也是坐在一艘豪华游轮上,正在跟别人侃大山,然后对面突然跟自己说了一件当时比较轰动的事。

    据说是某某财阀的大财主,又被别人给端掉了,而且是被别人雇了一只佣兵军团就端掉了。

    他当时听的时候还觉得很奇怪,因为他自己也知道那个大财主,人家可不是什么善茬,想要搞人家根本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居然被别人雇了一支佣兵队就端掉了吗?

    接下来,自己的那个朋友就给自己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人,站在阳光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