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诸天的武者》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立规矩(求订阅)
    大老爷没有叫当今失望!

    坐上工部尚书的位置后,他第一时间调整了工部的行事作风,或者说改变职能更为确切

    以前的工部,有什么工程都是工部官员旗子撸袖子上,政二老爷就是最好的例子,一连在大老爷这卖了五个工程的施工权

    跟现代工程运营比起来,大齐的工部制度简直就是渣

    无论是工程政策指定和规划,监督还有施工都由工部一手包揽,想要不出问题都难啊

    谁见过后世的交通部,亲自挽袖子做工程的?

    也没见水利部亲自出马建设水利工程的,这样的例子还少么?

    在大老爷眼中,工部是个奇葩部门,想要杜绝工程**,只有彻底转变职能才有可能,不然就得工部里的官员全部是清官才成

    从原来的一把抓,变成一个工程政策规划,以及监督的职能部门,至于其它的权力都可以下放地方

    不跟工程打直接交道,工部起码要少八成以上的麻烦

    工部自有优势,那就是手中的人才储备,绝对是整个大齐最完善的也是最充分的,诶有之一

    封建时代因着科举的缘故,可是文科为王,至于工匠之列的份属末流,整个大齐的工匠精英,几乎全都掌握在工部手里,但凡做复杂些的工程,要是没有工部的技术支持,根本就没法开动

    这就是工部最大的优势,不好好发挥发挥,老是喜欢外行领导内行,想要做好事情简直就是做梦

    大老爷虽然心中早有盘算,却也没有上来就红汞咧咧进行改革,而是先将各地申报上来的工程全部压在手里,打算弄清楚实际情况之后再准备慢慢实施他的想法

    可他这么一压,却叫某些坐不住了

    “部堂大人,那边的工程催得很紧,不能拖啊!”

    右侍郎主动上门说情:“大人,不如先让那边的工程先开动起来吧!”

    “这事你负责?”

    大老爷没有反对,只是淡然反问

    “大人此话何意?”

    右侍郎一脸懵,不明白大老爷的意思

    “本官的意思,这事由你提起自然由你负责!”

    大老爷也不生气,笑道:“出了事,也由你一肩担着!”

    说完,指了指桌上的纸和笔,悠然道:“把情况都写下来,签字画押就成!”

    “这样,不好吧?”

    右侍郎的脸色很是难看,不满道:“不合规矩啊!”

    “什么狗屁规矩,本官的意思就是工部的规矩!”

    大老爷冷然道:“不想遵守本官的规矩就一边老实待着,以后也别指望能有主导工程的机会!”

    “你!”

    右侍郎脸色一青,抬头与大老爷对视片刻,眼中闪过毫不掩饰的愤怒

    只是,没多久他便败下阵来,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显然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走到门口的时候,右侍郎身形一顿,冷冷道:“本官倒要看看,在大人的主导下,工部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老爷什么都没说直接无视了这厮,什么玩意!

    只是,那厮显然不打算装孙子,没过多久整个工部衙门都传开了,大老爷要立新规矩,以后工部衙门的规矩要变啦

    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引得工部上下官吏心思浮动,一个个利益相关的小圈子凑在一起议论纷纷,不知道大老爷新官上任要放什么火

    按照大老爷之前的表现,他不是手段特别强硬的主啊?

    政二老爷猛然发现,好象一夜之间自己在工部,就变得吃香起来

    之前不屑跟他打交道的同僚,眼下别提有多热情了,一个个笑脸相迎好不殷勤,就差在脸上刻上‘交好’二字

    他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又是嫉妒又是得意,大老爷现在可是工部老大,他这个亲弟弟以后能够得到的好处可是不少

    只是这日突然间工部衙门流言四起,说是大老爷要重新立工部的规矩,整得同僚人心惶惶无所适从

    政二老爷心头也有些担心,被最近交好的同僚怂恿一阵,脑子一热便拍胸脯答应去问个究竟

    可等他冷静下来却是后悔也迟了,在一干同僚的注视下,只得硬着头皮到了大老爷的办公场所

    “大,大哥,外面的传言你,你可听到了?”

    “立规矩之事么?”

    淡淡扫了政二老爷一眼,大老爷平静开口:“这好象,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这个,就是同僚们心中没底,想要问个究竟!”

    政二老爷感受到了压力,心中有些惶恐脑子跟着发蒙,只得老实解释道

    “老二啊老二,你叫我说什么是好!”

    大老爷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就这么轻松被人当了枪使,心中什么感受?”

    “没什么感受!”

    政二老爷有些生气了,不满道:“大哥,我也是工部的一员,想知道工部的规矩是什么,不然还要做事呢!”

    啧!

    大老爷差点没忍住要吐了,也不知政二老爷哪来的底气,竟然敢说这样的话,丫的你算是什么工部官员,不过一个干拿粮饷不干活的闲人罢了

    “怎么,又打算买工程了?”

    大老爷淡然开口:“事先说好,工程不大要价八万两!”

    不等政二老爷有什么反应,他直接道:“刚刚接任工部尚书一职,给你一个优惠价格怎么样!”

    不怎么样!

    要不是担心惹恼了大老爷,政二老爷真想怒喷出声:丫的你掉钱眼了么?

    开口就是八万两,这还是优惠价钱?

    知不知道八万两是多大的数字,一些小工程的工程款都没这么多!

    政二老爷的脸都变了,再没心情替同僚问什么新的规矩,此时他的心情只能用糟糕来形容,心思摇摆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很想拂袖而去,觉得大老爷实在太过分了,不过一句话的事情,竟然开口就喊八万两,抢银子也没这么快啊

    可心中又隐隐有些意动,政二老爷自认已经吸取了足够的经验教训,要是再让他主导小工程的话,顺利完成的把握起码有七成以上

    说起来真是辛酸,他到工部当差二十来年,到现在都没独立完成一个工程呢,说出来实在有点丢人啊

    “这个……”

    政二老爷有些扭捏,不好意思道:“大哥,能不能再便宜点?”

    “便宜点也成!”

    大老爷好笑道:“五万两银子,城里的下水道疏通工程就交给你了!”

    政二老爷脸色发黑,这样的工程实在不是他乐意接受的

    “不要废话!”

    见政老二一脸不满,大老爷没好气道:“我倒是想给老二你更大更重要的工程,你能保证顺利完成么?”

    这……

    政二老爷一脸尴尬,心中却是相当不爽,当面揭短很尴尬知道不?

    “还有,工部上下正看着我呢!”

    大老爷呵呵笑道:“他们拿我没辙,指不定心里憋着坏,想等老二你又搞砸了工程,然后参你一本叫我好看!”

    政二老爷的脸,这下是真的黑了

    心中悲愤莫名:凭什么你们互相看不顺眼,最后倒霉的是他?

    可惜形势比人强,大老爷此时可是工部老大,哪个工部官员脑子进水了,也不会在这时跟大老爷硬扛,也就只能寻政二老爷的晦气了

    想明白这点,政二老爷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但再不满,都只能憋在心里,难道还要他像个泼妇一般,在大老爷跟前撒泼打滚么?

    “好吧,城里的下水道疏通工程,我接了!”

    思来想去,还是自己没有拿得出手的业绩惹的祸,政二老爷此时也懒得恼怒大老爷的吝啬,直接点头答应下来

    “别急,这次我打算拿你这个工程做个试点,换一种玩法!”

    大老爷摆了摆手,笑眯眯道:“这次你不主导施工,而是直接以监督身份存在,专门监督工程的实施以及最后的质量验收!”

    政二老爷一脸懵比,他听不懂啊

    见此,大老爷倒也不生气,耐着性子将其中的道道说道清楚,并且分析了这样做的好处

    按他的意思,就是让政二老爷将工程转包给顺天府有实力的施工队,说好工期和质量要求与价钱,最后政二老爷做为监督验收工程的完成度和质量情况,最后把工程款结清

    “这跟以往,好象没什么差别吧?”

    政二老爷依旧一头雾水,不解道:“有必要这么麻烦么?”

    “怎么叫跟以往没差别,怎么又叫麻烦?”

    大老爷没好气道:“这样做你省了多大的事情,直接免去了亲自组织施工队的麻烦,还省去了中间监督的过程,只要把好最后的质量验收关就成,比起之前要省了多少心力啊?”

    说着,他笑眯眯道:“老二不是我说你,你手下那帮家伙没几个靠谱的,不然之前连续几个工程也不会都以失败告终,这次的尝试也是个机会,直接撇开手下那帮家伙试试,说不定会有意外效果!”

    政二老爷有些心动了,尽管大老爷此举很有拿他当试验品的嫌疑,可这样的事情对他同样是个机会,要是做得好的话,以后指不定还有更多表现机会

    别的不说,他对自身的操守还是很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