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一盘散沙
    如忽都吉霸所言,西域三十六国这种当初没有一统后来形成多国联盟的组织,没有绝强的武力,压根无法让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就算你是英明圣主,还是会有国家感觉自己在联盟中吃亏了,招受不公平了,心生怨恨

    忽都吉霸早早已经挑拨了好几个大国,甚至组织杀手杀掉几个最死忠小国的国王,威胁利诱双管齐下但是那些大国还是有些摇摆不定,办事畏畏缩缩,只敢弄些小动作

    最终让他们下定决心站到忽都吉霸这边,自然是乌孙国的倒伐

    失去乌孙国这个屏障,他们肯定是要完蛋了,既然要完蛋,当然提前跑到忽都吉霸这边更显得忠诚,以后更有自己一席之位

    这一幕早就在忽都吉霸的意料之中,所以他敢大大咧咧在广场内高调地闹事

    “投降不杀!(楼兰语)”

    忽都吉霸高呼一声,一时之间又几个国王带着人去到忽都吉霸那边

    其他人大多左右相顾,似乎心里很矛盾

    其实以目前情况来说,广场内一共有三十五个国王,就算现在倒伐了十多个国王过去,人数来说依然是另一边占优

    但是一来忽都吉霸他们的火器相当骇人,各国带在身边的都是自己国内屈指一数以一当十的高手,片刻之下就接连倒下,如秋收割稻,十分可怕就算如楼兰女王所说,对方的火器填弹稍慢,但现在多了许多人护着,也够他们安稳地上弹,威力无可制约

    二来,除了少数几个特别死忠的国王,其他国王都很难说会不会临阵倒伐,说不定组织攻势后被人在背后捅自己一刀,好为他们的投降送上自己的投名状以示忠诚

    这种时候,大家都岌岌可危,既要担心忽都吉霸那群人发难,还要小心身旁的“盟友”会不会突然给自己来一下

    忽都吉霸看着四周的各个国王默默和其他人拉开距离划清界线,左担心右防备各自为战,笑得快弯下腰去

    什么叫联盟?这就叫联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所以忽都吉霸现在打定主意了,等他拿下西域三十六国,会让西域三十六国全部灭国,归入匈奴,别指望还留着个联盟!

    联盟体系乃是妇人之仁,可笑之极的玩意

    忽都吉霸当先走了出来,靡寇禄担心地喊了一声,忽都吉霸挥了挥手,让他放心

    他的四个守卫倒是紧紧跟随在他身后,昂首挺胸,鄙夷众生,相当看不起四周这些无胆无勇的西域人

    忽都吉霸前进的路上,所有人都默默退开了步子,不敢阻扰他前进不得不说,他们都畏惧了,畏惧了这位王世子

    他一一欣赏路过这些人那又怒又惧的神色,低下头不敢和他对上眼的怂态没错,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神情,怒,但是不敢动,因为他强得让他们惧怕!这才叫征服!

    漫步走到高台之下,禁卫军的队长带着十多个禁卫军,握着弯刀的手指捏得噼啪作响,脸色怒红:“要是魔童大人尚在,轮得到你此等狗贼在此放肆!(楼兰语)”

    “哈哈哈……一个侏儒残疾人,你们也能奉若神明?(楼兰语)”

    “混蛋!(楼兰语)”

    那禁卫军首领挥起弯刀,忽都吉霸连看都不看,默默举起自己的火铳……

    “住手!不许再杀我们的人!所有禁卫军退后!(楼兰语)”

    高台之上响起一声凄厉的爆喝,那禁卫军立马收起自己的弯刀,和其余禁卫军一起忿忿不平地退到一边她们从不怕死,但是她们也知道,她们的死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她们的女王陛下不想他们白白送死

    忽都吉霸哈哈大笑,狂妄地走在被禁卫军让开的道路,在喷火一般的视线洗礼下傲慢地走上石梯他的四个家臣紧紧跟上,这区区十多个禁卫军,还不够他们四个塞牙缝,他们一点都不怕

    “你看,我没有乱杀人只要我一声令下,四周的士兵就可以将这里头所有禁卫军、所有不服我的国王、甚至那角落的五百平民,全部都能屠尽但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今天是庆典,属于我们的庆典啊,我的新娘!我要他们全部人一起见证我们今日在这里成婚!从此匈奴西域便是一家人!(楼兰语)”忽都吉霸站上了高台,大声喊道

    “我不是你的新娘你现在带人撤退,我还能饶你不死(楼兰语)”帷帐内传出冷冷的声音

    “要么他们全部死,要不你现在就称为我的女人……本来我打算让你选的,但是现在我不给你这个机会了你现在就要成为我的女人,我要他们一起见证我们的洞房情景!(楼兰语)”

    忽都吉霸哈哈大笑,扯开自己的腰带,顿时身上的衣袍宽松而落,只剩一身贴身衣物

    高台下众人哗然,不少人义愤填膺,禁卫军们更是一个个目眦尽裂

    匈奴这些草原上的汉子,习惯在大草原上恣意享受鱼水之欢无所不可,就算旁边有人看着,兴致来了也都无所谓,开放得很,所以忽都吉霸一点都不介意被他们观赏但是,他要当众和楼兰女王结合,除了自己**按耐不住之外,他还想接着这个机会,当着所有国王和平民的面侮辱楼兰女王,摧毁楼兰女王多年执政以来在他们心中形成的信念!

    “你敢!(楼兰语)”

    “你说呢?(楼兰语)”

    忽都吉霸一把扯开帷帐,将帷帐扔下高台,正准备来个饿虎扑兔把朝思梦想的女神扑在身下,忽然愣住了

    不止忽都吉霸愣住,在场所有人,无论乌孙士兵还是禁卫军,无论三十六国国王还是远处一角的平民,全都愣住了

    他们的心中都冒出一句话……兄弟,你哪位啊??

    只见一位平凡衣着的男子坐在雍容华贵的王座上,翘着二郎腿,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淡笑

    他的身后,两位紧随楼兰女王的禁卫军一直跪在王座之后,就算忽都吉霸把帘子给拆了都没有抬起过头,异常虔诚

    而忽都吉霸朝思暮想的楼兰女王,脸上罩着一层薄纱,此时正委屈地只坐在王座的边缘一点小位置,柔软的腰肢仿佛水做的一般,弯曲出一个惹火的曲线,让上身轻轻挨在那男子的手臂边上,左手捧着个盆子,右手摘了一颗葡萄,往男子嘴里塞去

    这副景象,不正是忽都吉霸梦想中的景象吗!

    但是男主角怎么换了一个人??

    “浪里开花小荡棍!?(楼兰语)”忽都吉霸一时间脑子反应过来,愣愣地喊出这名字

    这男子他认得,并且十分有印象!不正是那青楼里颇逗的浪里开花小荡棍吗!

    “大人,原来你在外走跳的名号如此……如此猥琐?(楼兰语)”楼兰女王连忙捂嘴噗嗤一笑,笑声叮铃,笑容嫣然,看得忽都吉霸一阵晕头炫目,高冷的女王笑起来也能尽显女儿羞态,当真美轮美奂

    滚啊!谁用这么白痴的名号在江湖上走跳啊!眉千笑捂脸欲哭,他喵的这混蛋好提不提,大庭广众之下提这名字搞毛啊!他们真的会误会他的名号如此骚包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