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天有48小时》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复仇之旅
    张恒也在另一边的甲板上默默看着远处的火光

    即便之前已经经历过残酷的战争,他依旧很难适应这样纯粹的屠杀

    用火炮以近乎处决的方式杀掉一群已经投降的水手和在战斗中解决掉敌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不过如今这艘船被舵手奥尔夫和船长蒂奇牢牢掌握在手中,更何况事涉全船人的利益,张恒知道就算自己开口也改变不了什么

    当初在芬兰那片冰天雪地的森林中还有西蒙陪在他的身边,而现在他的身边却只有一个马尔文

    农场主之子这一次倒是破天荒的没有再惊恐,那双小眼睛中反而隐隐透露着一股兴奋之色

    张恒不得不开口提醒他,“就算现在杀光这些海军也没用,你的画像在各港口被贴出来,已经坐实了海盗的身份”

    马尔文闻言目光顿时黯淡了下去,哭丧着脸道,“这下彻底完了,我听说除了拿骚各地方对付海盗的方式差不多,都是只要一发现就会直接绞死,我算是再也没法继承父亲的农场了,难道我的后半生就只能在海盗船上做厨子了吗?”

    不过没过多久他又重新振作起精神,“好在还有基德宝藏,只要能找到那份宝藏就算回不去文明世界我也可以在拿骚幸福的生活下去,再不用冒着被杀的风险出海,说不定还能娶几个漂亮老婆”

    张恒没忍心打破农场主之子的美梦,望着远处逐渐沉没的海狮号让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个之前一直没想明白的问题

    张恒已经察觉到基德宝藏很可能是只是一个谎言,奥尔夫利用这个精心编造的谎言来控制船上的众海盗从而实现自己的目的,但是他一直没想明白的是,为什么后者这几个月要指挥着众人去硬撼海军,这样的行为对他自己也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直到不久前奥尔夫下令对海狮号上已经被缴去武器的四百名英国海军开炮,尽管他的理由很充分,掩饰的也很好但张恒还是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抹名为仇恨的情绪

    张恒忽然明白,奥尔夫挑战皇家海军并不是为了实现什么意图,他的目标就是皇家海军本身,或者说在海军中

    被分成六份的藏宝图每一份都是一张催命符,奥尔夫在用这种方式诱导着众海盗为他袭击选定的目标

    可惜船上的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踏上的并不是一趟寻找宝藏与财富的旅程,而是一场由船长和舵手一起导演的彻头彻尾的复仇之旅

    以上这一切都是源于他的观察和推测,张恒的手上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如今的安妮女王复仇号上几乎全都是像马尔文一样被宝藏冲昏头脑的狂热分子,考虑到他们曾经所面对的困难,已经走到这一步,在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后,就算众人心中有所怀疑,也会拒绝去相信

    而这正是奥尔夫最厉害的地方,眼下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距离自己最终的目标只差一步

    ——最后一步

    而如今也是他的警惕性和攻击性最高的时候,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自己的计划

    硝烟与炮声逐渐在海面散去,夕阳沉入海平线,船舷边的张恒有所感应,回头看到了桅杆下的老舵手,两人的视线相交,奥尔夫冲他点了点头,指着头顶道,“海风要来了,能麻烦你上去检查一下风帆吗?”

    “好的”张恒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将身上的军刀和武器交给一旁的农场主之子,随后当着奥尔夫的面爬上了桅杆,他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爬到了顶端,之后冲下面的老舵手道,“一切正常”

    奥尔夫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他原本以为张恒察觉到什么,会对他有所提防,毕竟想让一个控帆手出现意外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在缆绳上做手脚了,以桅杆顶端和甲板的距离,一旦摔下来,基本上就肯定没救了

    但是他就算再能想大概也想不到张恒的身上还带着一件【阴影之刻】,张恒越来越发现这件道具的好用之处了,像是从高空坠落的情况他只要进入到阴影状态就可以轻松避免伤害,因此在攀爬的时候他并不需要担心奥尔夫在缆绳上做什么手脚

    之前黑人炮手的事情就让张恒发现了后者的一个习惯,他很喜欢制造充满压迫感的环境来观察目标的反应,而张恒也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的反应会让对方感到疑惑

    “辛苦了,罗斯科会为你感到骄傲的”奥尔夫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色,礼貌的表达了谢意,之后就去检查别的地方去了

    一旁的马尔文甚至没看出两人的表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张恒也没着急从桅杆上下来,一开始的时候他找罗斯科拜师学习控帆,只是因为考虑到以后做船长时或许会用到这项技能,但是一段时间后他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当你身处最高处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些别看不到的景色

    算一算,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足足有十一个月了,除了取得的积分和技能外,他的皮肤也被晒成被晒成了古铜色,因为长期攀爬缆绳手上磨出了老茧,更重要的是他已经逐渐习惯了在船上的生活

    和后世相比,18世纪的大海显得更加神秘与壮阔

    这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冒险和挑战

    如今的他已经做好了成为船长扬帆出海的准备,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度过在安妮女王复仇号上的最后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恐怕并不会平静

    奥尔夫的复仇之旅已经踏上了最后一程,弗雷泽虽然那边依旧保持沉默,但没有人会忽视这条老狐狸,张恒才不会相信他在船上只留了那个叫肯特的木匠一条眼线,而双方真正角力恐怕还要在查尔斯顿

    在这种时候夹在中间的张恒无疑是最危险的,不过这对他未尝不是一个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