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刷存在感》正文 第六十二章 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
    面对大当家的第二个问题,下方的一群大小头目表情都有点古怪,他们和方宇一开始想的差不多。

    饱暖思**这是人之常情,然而大当家你一晚上要一百个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当然,虽然这帮水匪也排了座次,但大当家可是先天高手,一言独断没有人敢反驳他什么,心头腹诽也只能埋在心头。

    “大哥,你要的女子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看……”一个头目迟疑道。

    光头大当家大手一挥说:“送我住处去!”

    其他人一愣,下意识对视,似乎在说大哥我们知道你房间够大,但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将一切尽收眼底,大当家也不解释什么,心说你们知道个屁,过了今晚老子实力将再度暴涨,再来几次连太华派老子都不怕了。

    想想这几个月的经历,大当家心中也是唏嘘不宜,谁能想到,他一个小小的水匪首领居然能成长到先天境界?

    而且,他还有希望成长到超越先天境界和太华派掌教比肩的层次!

    这会儿水匪二当家,一个身躯干瘦但无比凌厉的中年人站起来,迟疑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给大当家说:“大哥,悠着点,这个你拿去对付对付?”

    嘴角抽搐,大当家说:“我不需要,老二你自己收起来吧,好了,事情说完,都散了吧,记得把女子送我住处去”

    说完大当家起身龙行虎步的离去。

    二当家拿着瓷瓶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看着其他兄弟古怪的目光,他知道自己有点虚的秘密算是暴露了……

    先搞清楚大当家到底在搞什么鬼,然后再去收拾这些大小头目,最后再搞崩这帮水匪。

    看了一眼在场十多个大大小小的水匪头目的脖子方宇心中暗道,然后跟上了大当家的步法。

    他这是怕提前干掉这些家伙打草惊蛇。

    大当家有着先天境界的修为,一旦警惕起来方宇估计自己哪怕没存在感都不一定能干掉他,还是稳妥点的好。

    方宇那一眼,这帮大大小小的头目都感觉脖子莫名其妙凉凉的……

    七拐八拐,不久后方宇跟着大当家来到了一处单独的院落,同时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妙龄少女也被送到了这里来。

    打发走送女子来的喽啰,大当家看了一眼这群少女,然后身影鬼魅般闪烁,出现在这些妙龄少女身边,挨个给她们脖子上点了一下。

    最后,一百个少女全都晕了。

    如果不是大当家没有杀这些少女的话,方宇都立即动手将其干掉了,他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想看到这么多少女死在自己眼前。

    打晕一群少女后,大当家转身进屋,留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什么意外后,他掀开了大厅中间的一张虎皮,再拉开一块石板,然后一个向下的洞口出现。

    我就知道有古怪吧!

    方宇眼睛一亮,就跟在大当家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向下的洞口。

    向下足足一百多米后,两人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空间,这里并非天然形成,似乎是人力开凿出来的。

    来到这里后,方宇微微瞪眼,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空间的中心,半空中有着一面直径米许的古朴铜镜,那铜镜不知道经历了多久的岁月,斑驳不堪布满铜锈。

    铜镜并非悬浮在虚空中,在铜镜周围整整八条锁链链接在它之上,相互牵扯将其定格在了虚空。

    然而这并不是方宇吃惊的地方,吃惊的地方在于,锁住铜镜的锁链另一头,并非链接在周围的石壁上,而是一头扎进了虚空凭空消失不见!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看到这一幕方宇心中暗道。

    原本只是想来搞崩一帮水匪,这会儿似乎情况超出了预料。

    水匪大当家来到这里后,似乎对眼前的情况见怪不怪,恭敬的冲着虚空中的铜镜拱手道:“前辈,晚辈徐屠来了”

    哗啦啦……

    下一刻,那古朴的铜镜一震,牵引周围的锁链一阵哗啦啦作响。

    旋即那铜镜轻微嗡鸣,居然有丝丝黑雾涌现,在表面凝聚成一张看不清的扭曲面孔!

    邪恶,阴冷,诡异,嗜血……

    当那张扭曲的脸出现,这个空间顿时涌现各种负面气息,让人浑身发寒。

    我擦,那是什么鬼?

    黑雾涌现凝聚的一张脸,在方宇眼中和传说中的恶鬼没有什么区别,同时,那张鬼脸给方宇的感觉极度危险,就好比蚂蚁面对大象一般。

    好在那张脸依旧没有发现方宇的存在……

    那张鬼脸出现,一个让人浑身发寒的声音响起。

    “徐屠,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徐屠低头道:“前辈,都准备好了”

    “哈哈哈,好,好,好,那还等什么?快,我已经等不急了,像以往那样,一刀刺穿她们的下体,将处子破瓜之血洒在这面铜镜上!”鬼脸狰狞咆哮道,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而下一刻那张鬼脸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只见周围锁住铜镜的锁链震动,闪烁神秘的光泽,一道道苍白色的电流凭空出现,沿着锁链传递到铜镜之上。

    电流肆虐,铜镜被电光包围宛如一枚雷球!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很快电流消失,鬼脸也不见了,铜镜和锁链依旧古朴斑驳,似乎什么都没衣服发生过。

    “该死……!”

    虽然一切归于平静了,但那鬼脸狰狞的声音却依旧凭空响起,无奈中带着滔天恨意。

    边上默不作声的方宇沉思。

    以他的‘经验’判断,这个地方恐怕是一处封印,而铜镜中的那张鬼脸就是被封印的可怕存在。

    再加上鬼脸之前所说的话,方宇判断出,那个被封印的家伙需要处女破瓜之血来解除封印!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想通了这些,方宇也就不难理解周围那么多腐烂或是正在腐烂的尸体了。

    水匪的大当家,看来不是第一次帮那被封印的家伙干这种事情。

    她每天都需要一个处女原来是这么来的,显然这是水匪大当家的秘密,谁都不知道。

    有了这个秘密,那么他一个小小的水匪头领,没有师门传承也能成为先天高手也就不难理解了。

    先有方不败,再有这个水匪头领,这特么怎么感觉这个世界‘处处是机遇’呢?

    方宇心头古怪无比。

    然而这会儿水匪首领却并未行动,而是小心翼翼中带着点野心说:“前辈吩咐的晚辈自然照办,只是前辈答应我的事情……?”

    “放心,只要你照办了,好处少不了你的!”那阴冷邪恶的声音凭空响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