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一条锦鲤》正文 第0066章 女装大佬
    “真的只是跑个龙套,就两句台词。这也不是什么正式片子,就是个短片。”

    季铭被所有人目光灼灼地,炽热地盯着,实在是爽过了头,不得不求饶——不行了,不要了。

    可是这由不得他,箭在弦上,哪能说不发就不发。

    “章影后啊,程凯歌啊,天啊,难道中戏的学生机会就这么好?”赵骋都痴了,她太后悔了,当初如果多吃点苦,说不定也能考上中戏呢,说不定也能跟章影后合作呢,说不定也能拍程凯歌的戏呢,说不定也能大红大紫,啊……

    她迷蒙的眼睛突然看到了谭子阳,顿时心神为之一清。

    并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

    羡慕之后,他们对季铭为何如此牛逼,当然非常有兴趣,季铭只好选择可以说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长达半年的从艺历程——演了《雷雨》,没了。

    当然这也够了。

    这帮野路子对《雷雨》的意义认识不深,但是国家话剧院的牌子是极端响亮的,再到网上一搜“季铭雷雨”,那一篇篇豆瓣上的,论坛上的神叨评论,让他们尤其不明觉厉。

    “我们这是来了个老戏骨?”

    “哈哈。”

    谭子阳笑跌了。

    季铭才19岁,就成了老戏骨了?

    老戏骨还是发挥了一下艺术家精神,给几个演员指导了一下——也没有用舞台剧那一套,一则对除了谭子阳之外的人,太难太不可理解。二则,季铭也犯不着呀,估计人家也未必愿意学。

    还不如教一些入戏的小窍门,表演的符号化微表情、小动作,更实用一点。

    赵骋觉得自己受益匪浅,叹了一声:“要是我早能让季铭给指点一下,说不定上回柠萌的那部剧,我就有希望拿下了呢。”

    “以后机会多着呢。”

    “季铭,我们加个微信吧,以后我表演上有问题可以问你啊,”赵骋眼睛一亮,有点激动:“我下周还有个试镜呢,是演一个学生,不过还没拿到试镜剧本,到时候你帮我看看啊。”

    季铭眨眨眼:“我一节课3000起啊,你备好钱,到时候联系我就行了,子阳那里有我电话。”

    尴了个尬。

    热切的,亲近的,朝气蓬勃的气氛,顿时没有了——季铭顺势站起来告辞,谭子阳本来是住在旁边租屋的,不过今天跟季铭一起回中戏。

    ……

    “你做得对。”谭子阳摇摇头:“这次拍戏真的挺有感受的,好多人对机会的渴望,太可怕了,甚至都有点病态了。”

    作为中戏的学生,不说常年有剧组来挑人——当然三四年级机会更多一点。即便是自己去试组,待遇也会好一点,毕竟中戏校友遍布娱乐圈的各个部门,甚至很多都是业内,吃饱了才有力气讲减肥。

    接下来两天,季铭比较安逸地在家里研究剧本,《半生缘》《七月与安生》《岁月神偷》,他没有再尝试着全情进入角色,随着把握角色能力的提升——尤其这一次演了《艳红》之后,虽然张少秋没多少戏份,但对于季铭来说,感触和成长,都是非常深刻的。

    他本身演绎影视剧角色的能力,有了一个突飞猛进。

    重回江浙台,第二期录制开始,就有了点熟悉感,路上碰到那个黑框眼镜,对方有点不好意思地叫了声“季老师”,季铭送了她两颗大白兔奶糖。

    天池老师再看见季铭的时候,咦了一声,觉得他有点不一样。

    “《艳红》演的挺有感觉?”

    “哈哈,嗯,有。”季铭笑了:“那角色戏不多,但感受还是挺深的,尤其导演、演员都很强,自己也对自己有更高要求嘛。”

    天池老师点点头:“蛮好。行,嗯,本子都看了吧,几个演员也都了解,今天我们是三组一起来啊,也挺挑战的。”

    “两位张小姐,呵呵,可能要注意一点。《七月》那组,啧,我不太了解那两位,八卦倒是看得更多一点。”季铭挑挑眉毛:“最后那组就省事儿了呗,涂老师跟齐老师,用不着我们说什么了吧。”

    天池老师也笑了:“差不多吧。”

    这一次剧本讨论,没有遇见任素溪那样的,也没有遇见宋阳那样纠结的。

    但并不是没有问题。

    问题好大呀。

    张馨和张珺甯,演了一段之后,季铭跟天池老师对视一眼,有一种叹息在目光里流转。

    “我不知道你们演的是什么。”天池老师评价道。

    晴天霹雳。

    尽管张馨在干笑,但季铭能够感受到那种浓郁的尴尬和羞耻。

    “我给你们看一段舞台戏。”天池老师不知道突然异想天开:“不是让你们学他的表演啊,而是你们看看,他作为一个男人,是怎么去抓一个女性角色的特征,情绪和剧情的。”

    季铭嘴巴微张,他没有料错,天池老师给她们俩看的,就是《金陵十三钗》那段。

    两人一下都没认出来季铭,看的挺专心,除了一开始带了点笑,后面就看进去了,甚至张珺甯都不自觉地开始跟着扭腰,做手指动作。

    直到最后《秦淮景》再响起来,镜头怼到季铭脸上,一个纤毫毕现的大特写。

    “啊!”

    她们俩几乎是异口同声。

    “这是季老师?”

    “嗯,是我,呵呵。”季铭有那么一点点尴尬,他知道这段戏至少片段式的会被剪进节目的,咳,戏外他还是一个有羞耻心的单纯少年啊,对于面向全国成为一个女装大佬,多少还是有点障碍。

    “别管是谁,你们看出点儿什么了。”

    “我觉得特别自然这段戏,而且主次得当,季老师演的特别好,其他演员也配合的很好,就,嗯,怎么说呢,很容易让人投入进去。”张珺甯毕竟是高学历,辞令更丰富。

    张馨就只会说:“演的很感动人。”

    但意思都是一样的。

    “所以,你们觉得刚才你们那段表演,会让人投入么?会让人感动么?姐姐设计妹妹,妹妹被姐夫侵犯,还包括姐姐扭曲的人生,和妹妹向往的美好爱情……所有这一切,你们演出来了么?我觉得没有,因为你们演完之后,我脑子里丝毫没有形成一个概念,说,哦,这是顾曼璐和顾曼桢的故事。”

    季铭点点头:“更像是狼外婆跟小红帽。”

    “……”

    三个女人都没忍住笑。

    “表演的极其幼稚,跟童话一样。”

    笑,干笑,尬笑,笑不出来……多精彩的表演。

    ——

    这是一个三千五百多字的巨巨巨章……好吧,它可能不够巨,但它是我爱你们的小心心里挤出来的心血啊……不给票么?这么煽情。